中文版 | English

研究與觀點

研究與觀點

RESEARCH & IDEAS

可深了 | 文明碰撞下的華為營商智慧

當前位置:首頁 > 研究與觀點 > 可深了 | 文明碰撞下的華為營商智慧

可深了 | 文明碰撞下的華為營商智慧

更新:2019年06月19日點擊:1197

背景


2018年,曆史已經進入了時局更替的關節點。當美國總統特朗普依“美國優先”推行逆國際化時,中國告訴世界我們的大門會越開越大,歡迎大家搭乘中國發展的快車。美國先發起了301調查,認定中國在貿易中侵害美方知識産權,随後利用自己的優勢地位重點狙擊中國制造2025這一科技興國戰略而發起貿易争端。最後,華為公司這一成為了全球最大通信設備制造商的中國公司,5G通信技術的領跑者,中國制造2025的支柱企業,自然成為了美國政府集中打擊的目标。幾乎可以判定,在華為上的較力成為了中美博弈的關鍵勝負手。


美國步步緊逼,根本原因是中國科技興國的成功實施使美國感覺它在世界格局中超級大國的霸主地位受到了實質威脅。霸主的地位和随之而來的超額利益是美國絕不甘于失去的。


面對美國壓力,中國堅守道義和底線:我們無意于霸權,但我們有自強的權利。


其實,我們已經落入修昔底德陷阱而處在世界大戰當中了,隻是這場大戰并沒有以武力展開。我們當然不希望走到那一步。這場世界大戰,關乎兩個大國的國運和世界格局。修昔底德陷阱指類似于古希臘伯羅奔尼撒戰争的那種情形,指強國霸權的威脅和挑戰引發戰争。


戰争的結局往往在戰争正式打響之前就已經确定了。


中美兩個碰撞中的大國,處處展現出了各自文明的風範。這是中西文明的曆史性碰撞,這種碰撞将對推動不同文明間的交流和各自的進步将具有積極作用。對于風口浪尖之上的華為亦複如是。


要讀懂這文明曆史性的碰撞,則須回溯文明史。

 

西方:強者正義


西方文明信奉強者正義。


西方文明的兩大源頭是古希臘和猶太教。古希臘文明之根在《荷馬史詩》。一代代古希臘聖賢、哲人、政治家都是在這詩的傳統熏陶下長大并孕育思想的。


《荷馬史詩》讴歌的上古英雄時代是勝者為王的海盜時代,最偉大的英雄就是最強大的海盜。強者或勇敢者,要麼戰死,要麼勝者為王,保有自由并奪得财富、奴隸。弱者或懦弱者,可以避免死亡,代價是淪為奴隸,喪失自由和财産。這便是源自《荷馬史詩》的樸實素的英雄思想。


西方文明信奉實力,用哲學語言來表達就是強者正義,指正義是強者的利益;說清楚些就是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說直白了就是強盜文明、霸道。


總之,因為我強大,我的利益就是正義,如果弱者有利益,也要以服從強者的利益為前提。如果弱者敢于不服從,你懂的。實力就是正義,是硬道理,強者不認其他道義。或者方便時,即與強者利益不沖突時,也不妨用道義裝點一下。


強者正義建立在人之不平等的基礎上:弱者應屈從于強者,強者優先于弱者。例如,在奴隸制背景之下,奴隸主之于奴隸的不平等地位,使強者之于弱者當然地形成高人一等的優越感。


古希臘柏拉圖記述他的老師蘇格拉底之思想的《理想國》、修昔底德的《伯羅奔尼撒戰争史》均印證着強者正義的思想。在西方文明中,《荷馬史詩》、《理想國》的地位相當于五經在中國文明中的地位,《伯羅奔尼撒戰争史》相當于《史記》。


西元前5世紀,傑出政治家伯裡克利成為古希臘城邦雅典的領袖。他畢生緻力于經營民主政治,擴張雅典的勢力,在希臘世界建立雅典霸權,建立最有利于雅典利益的經貿秩序。


雅典時為希臘諸城邦中最強大的,有些像當今美國。雅典為首組建了針對波斯帝國軍事威脅的提洛同盟,有些像北約。


雅典對提洛同盟内的盟國也大肆勒索和壓迫,形式包括收取巨額軍費、保護費、勞務、稅收等等。對于冒犯雅典的、不足額上貢的,以經濟制裁、貿易禁運、收繳海軍等手段加以懲戒;頑抗到底的,就要面對雅典的征伐。被攻克之城邦會淪為殖民地,居民或被屠殺,或淪為奴隸。


如此,一方面,削弱已經臣服的城邦,使他們喪失反抗能力,隻能選擇被壓迫;另一方面,收獲豐厚利益,打造更強大的軍力,鞏固霸權,更要繼續擴張,去征服整個希臘或者更大的世界。


在希臘諸城邦眼中,雅典已經成為了公共禍害。尚未被雅典掌控的一衆城邦多與實力僅次于雅典的斯巴達結盟。衆城邦紛紛控訴雅典暴行,請求斯巴達出頭。


最終,盡管斯巴達與雅典存在實力差距,還是在情勢之下舉起解放希臘的反霸義旗,聯合諸城邦與雅典打了曆時十年的伯羅奔尼撒戰争。受雅典壓迫的雅典盟邦中也不時起義呼應的。最終雅典徹底戰敗衰落。盡管斯巴達亦觊觎霸位,但因元氣大損也沒能維持住局面。這便是“修昔底德陷阱”所指。


西方文明的承襲者沒有因曆史充分重視道義人心的關鍵作用,主要繼承發揚的還是強者正義的霸道思想。盡管自古希臘起,也有西人對強者正義持不同看法,但作為西方經典中白紙黑字支持的主流思想,沒有人能真正撼動。


領導雅典走向全盛的伯裡克利是強者正義的堅定信奉者,他的思想也是那一時代的代表。伯裡克利歌頌雅典的強大與偉大,先人以勇武侵略開疆拓土,後人更是驕傲地将這種精神發揚光大,使雅典人獲得可供役使的衆多奴隸和大量殖民地,依靠劫掠财富過上富足的生活。“我們的城邦這樣偉大,它充分地給予我們世界各地一切美好的東西,使我們享受外國的東西,就好像是我們本地的出産品一樣。”


伯裡克利的動人言辭還包括“我們結交朋友的方法是給他人以好處,而不是從他們方面得到好處。這就使我們的友誼更為可靠,因為我們要繼續對他們表示好意,使受惠于我們的人永遠感激我們。”


細思極恐。并不是所有人夠資格與雅典人當朋友:你至少要強大到處于雅典難以以武力征服和劫掠的程度地位。要知道,當時的雅典正在強者正義思想指引下,武力征服和劫掠一個個城邦,獲得更多的殖民地和奴隸。哪來的多餘的好處分給别人好處?雅典已經成為希臘世界的公敵,哪來的朋友?請記住,強者正義的基礎是不平等,這與平等的朋友之道是沖突的。


伯裡克利最動人的言辭是“我要說,我們的政治制度不是從我們鄰人的制度中模仿得來的。我們的制度是别人的模範,而不是我們模仿任何其他人。我們的制度之所以被稱為民主政治,是因為政權在全體公民手中,而不是在少數人手中。”


這是西方文明癡迷于輸出價值觀的由來。這也是信奉強者正義的“強者”之優越感的體現。


當時,伯裡克利投身于雅典政治中的殘酷權利鬥争,他這一夥人鬥敗了少數貴族巨頭專權的戰神山議事會,得以将他們架空,建立了公民大會等民主政治制度,接管了城邦大權。喪失權利的巨頭自然不甘心,他們在國内外也廣有支持者,尤其是其他寡頭或巨頭整政體的城邦中的當權者更與他們同氣連枝。因而輸出價值觀是現實政治權利鬥争的延續,利于團結他國“民主政治”的支持者,削弱反對者。幹涉他國内政、颠覆他國政權的事件與也時有發生。與雅典唱對手戲的斯巴達就是寡頭政體,最終斯巴達擊敗了雅典。


伯裡克利的民主政治舉措适當擴大了享有政治權利者的範圍:從少數貴族巨頭擴展到全體奴隸主。要注意,享受民主政治的雅典公民隻占全體人口很小的一部分,他們都是奴隸主,他們隻在擁有奴隸這種财富的數量上有差别,即貧富差别區别。雅典人口的絕大多數是并不會享有任何民主權利的奴隸。


蘇格拉底在西方的地位堪比孔子在中國的地位。睿智的蘇格拉底必已深感強者正義的不妥,但無力對抗《荷馬史詩》的傳統和社會曆史社會現實,因而才有了《理想國》中對強者正義似非而是的讨論,并羞于對城邦加以伯裡克利式的贊美。


更為要命的是蘇格拉底看到了民主政治的荒謬,他認為将城邦交由具有政治智慧和才能的人治理,即哲學王當政的僭主制或寡頭制更最為理想。這也确實要了他的命。這種危險的思想觸動别人的現實利益。蘇格拉底之死恰是成為他正确性的最好證明。


擅長詭辯而、到處拉人辯論并使人難堪的著名醜老頭兒蘇格拉底被人告了。消息傳來,不需勞動而整日無所事事的奴隸主中有五百零一名依照民主政治制度争得了裁判機會。他們有時間并樂于去看這個熱鬧。桀骜不馴的蘇格拉底一下有了這麼多聽衆,非常開心。法庭成了他的講堂。


蘇格拉底為真理而挑戰權威的精神恐怕比他對民主政治的負面認識更能刺激狹隘者脆弱的精神。五百零一名奴隸主的投票結果是判處他死刑。蘇格拉底赴死後,奴隸主們終又覺得如此要了這麼個老人家的命有些過分。為了改正,他們又判了狀告蘇格拉底的那名原告死刑,把他處死。


這種辛辣的民主鬧劇直至今日還在所謂民主國家上演着。


因它們能合拍,希臘文明與衍生于猶太教的基督教得以融合。例如,猶太商道推崇的自由市場、公平競争,奉行的就是弱肉強食之自然法則,本質是強者正義。聖經中的強者正義更為霸氣。學習一下,例如,舊約申命記第二章,即可見一斑。


在輸出價值觀這方面,基督教的思想比起古希臘更有過之而無不及,更加容不得不同的思想,并會因為思想信仰不同而發動戰争。


十七世紀,莎士比亞借《威尼斯商人》發出感歎:“魔鬼也會引證《聖經》來替自己辯護。”“在宗教上,哪一樁罪大惡極的過失,不可以引經據典,文過飾非,證明它的确上合天心?”


其實,中國人的文明最具有開放性和包容性,最懂得善待别人尊重和善待别人的尊重思想自由。


近代大航海殖民時代是強者正義下之強盜文明的又一次高峰。西方列強在強者正義觀念之下,為了利益,在全球劫掠和殖民,屠殺和奴役殖民地人民,劫掠人口為奴隸,并以之為豐功偉績,國民為之驕傲。其中包括美洲殖民地的開拓和美國的建立。


十九世紀,歐洲古典哲學集大成者黑格爾,主張唯有國家才是倫理精神的最終實現,即,國家行為不存在道德與否的問題。對于強者正義,他和蘇格拉底同樣為難。他以這樣的方式委婉地為國家層面的強者正義打圓場。


二十世紀,新銳列強不滿于老牌列強已經占盡了全球殖民地,在強者正義的信條下,為了争得與其實力相配的利益,引發了兩輪世界大戰,人類又落入修昔底德陷阱。


由于大戰使列強實力受到重創,外加蘇聯的推動,殖民地紛紛争得獨立,終使殖民制度瓦解。其中,道義人心亦起到了關鍵作用。沒有人願意被欺淩和壓迫。


奴隸制度于1865年在美國正式結束。而作為奴隸制度的遺存,種族隔離制度在美國又存在了100多年方在抗争下終結。其中,道義人心依然起了關鍵作用。之後,種族歧視和新納粹主義還在延續,而且又有擡頭。這些思想是從強者正義當中遺存或衍生的。


強者或奴隸主高人一等的優越感被投射到人種和文明上,才使有些人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


文明進步到今天,強盜式的強者正義的霸道思想已經更難為普世價值觀所接受,至少越來越上不了台面。但是,強者正義仍能夠以“美國優先”的形式在國家政治層面被高調宣揚,并受到一衆人的有力擁護。


我們應知,任何事物的存在均有其合理性,何況有着悠久曆史傳承的強者正義思想。即使中國已經在二千多年前将強者正義從正統思想和經典中剔除,但它在現實中并沒有也不會絕迹。而何況在西方文明之下呢?


如果拿當今“美國優先”所追求的秩序同古希臘相對比,頗具可比性,主要區别在于:戰敗方應當不會淪為殖民地和奴隸,而會以更加文明的方式被洗劫;強者劫掠弱者的手段,已經從武力打劫為主,進化成以資本、科技來打動,以武力支持為必不可少的後盾。


資本打劫包括,例如,利用資本運營、美元的特殊地位剪羊毛、割韭菜。科技打劫至少包括利用知識産權、技術标準等形成并濫用技術主導權以壓榨暴利。


中國:自強不息 厚德載物


強者正義的霸道思想之産生是曆史必然,具有合理性。中國周朝之前也一樣。隻不過中國人由于認識到了強者正義理念的片面性和危害,中國文化轉調整了方向。


中國文明的信條是自強不息、厚德載物。


自強不息、厚德載物出自周易,是孔子對乾卦和坤卦的總結:

乾: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坤: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君子的一陰一陽之謂道,就是以自強不息為動為陽,以厚德載物為靜為陰,陰陽調和,生生不息。


《易》教中國人如何思考、,如何認識世界,如何作人做事。《易》中總計六十四卦,而“乾坤易之門”,其餘六十二卦均化衍生自乾坤二卦的陰陽變化。所以,最根本的原則落在自強不息、厚德載物上是根。


《易》于中國文化,是群經之首,大道之源。孔子開創的儒家思想所教給中國人的,無非就是自強不息、厚德載物。中國各家思想也脫不出這格局,盡管各家各有側重發揮。


自強不息很直觀:隻有自強才能生存和發展,不自強沒人幫你,也沒人幫得了你。


厚德載物的道理來自對道義人心的敬畏,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前已述及,中國周朝之前也很信奉強者正義,後來認識到了強者正義的片面性和危害,放棄了以強淩弱的思想,改為追求自強并以德服人。中國人認識到“強”不是絕對的,很複雜,會變化。“強”也是複雜的,所謂“尺有所短,寸有所長”,也就是強有所弱,弱有所強。還是以德服人,對道義人心存有敬畏好些。


周朝成事後,對商朝崩潰的曆史教訓周朝進行了深刻的反思。商朝就滅亡在強者對弱者的霸道欺淩而盡失道義人心上。商朝盡管強大,但對周邊部族、屬國壓榨過甚,更不用說對奴隸了。僅從商朝頻繁的大規模祭祀就可見一斑。作為祭品被大批殺掉的不僅是奴隸、戰俘、平民,更有平白抓來的大批諸多周邊部族、屬國的首領、貴族。


因而,商周牧野對決,商以奴隸戰俘等拼湊的數倍于敵的十七萬大軍臨戰陣倒戈,反成了周軍的先頭部隊。這深深震動了周武王。


由此,中國人明白了霸道有它的死穴。周朝開始清算強者正義的霸道思想,興起禮樂教化、仁義道德。至孔子收官,完成了儒家正統思想的體系建設。


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自強不息、厚德載物。


自此,中國文化的經典和主流思想唯有仁義道德,反對強者正義或者霸道。當然,中國曆朝曆代沒少出奉行強者正義之霸道的人,但無不為主流思想所不齒。他們或有能風光一時的,但大多不能曆久,且慘淡收場、贻害子孫。


中國可以被稱為文明古國,禮儀之邦。因為我們自二千多年前的春秋時代起就豎立起來了正統思想:自強不息、厚德載物,。因為我們一直把恃強淩弱的強盜行徑視為醜事。因為我們的曆史經典不同于西方經典,隻崇尚仁義道德,而絕沒有對視霸道、欺淩、血腥為醜惡而對之絕無一字的歌頌。


所以,中國人曆來不主張為了劫掠或殖民而對外用兵,更不為思想信仰的不同而對外用兵。中國人修長城:你們不來打我,相安無事最好。


明朝比較典型。大明的開國皇帝朱元璋在《皇明祖訓》中留下話:四方諸夷,皆限山隔海,僻在一隅;得其地不足以供給,得其民不足以使令。若其自不揣量,來擾我邊,則彼為不祥。彼既不為中國患,而我興兵輕伐,亦不祥也。吾恐後世子孫,倚中國富強,貪一時戰功,無故興兵,緻傷人命,切記不可。但胡戎與西北邊境,互相密迩,累世戰争,必選将練兵,時謹備之。


這話兒很符合中國傳統思想:動武不祥,你不來打我,我也不去打你,最好和和氣氣地各守各家。就是自己強大了,也絕不可去欺侮别人,那樣不好。不過對北方遊牧民族要小小有些保留,這有曆史教訓。


中國明朝皇帝都恪守了這祖訓。15世紀初的鄭和下西洋,奉了明成祖的诏書:朕奉天命,君主天下,一體上帝之心施恩布德。凡覆載之内,日月所照、霜露所濡之處,其人民老少,皆欲使之遂其生業,不至失所。今特遣鄭和普谕朕意,爾等祗順天道,恪遵朕言,循禮安分,毋得違越,不可欺寡,不可淩弱,庶幾共享太平之福。


口氣很大,要全天下不可欺寡、不可淩弱來共享太平。而大明皇朝和鄭和的艦隊确實有這種資本:七下西洋,艦隊艦船數量超過200,部隊規模在3萬上下。約一個世紀後,西班牙賴以建立西方海上霸權的無敵艦隊也不過如此。且無敵艦隊在船隻規模和大編隊遠航能力等重要指标方面還遠遠不及鄭和的艦隊。


鄭和艦隊也是完全按明成祖朱棣的诏書來行事的。如此強大而不去打劫,不占殖民地,不劫掠人口,着實不能讓西方人理解。當今很多中國人對此也很不理解,并認為當年大明沒有像西方列強那樣利用強大的武力建立海上霸權、建立殖民地、劫掠财富是錯誤的,甚至認為這種軟弱是中國近代落後的根源。


1592年,明朝萬曆年間,倭軍入侵朝鮮,幾乎占領朝鮮全境。朝鮮國王躲入中國避難,懇請永久居留。滿朝文武基本達成一緻意見:準許永久居留并予以優待;,但不管這域外閑事。萬曆不答應,遂出兵。明軍自北向南橫掃朝鮮全境,将倭軍統統趕下了海。


朝鮮國王複位複國,明軍全部撤回。打這場仗,明朝連軍費都是自掏的:在朝鮮境内采購糧食都用的是國内帶來的銀子,而且收購價大大高于市價,大大補貼了受戰亂蹂躏的朝鮮人民,使他們感受到了中國的仁義。


萬曆所為也老老實實合着祖訓。其實,朱元璋《皇明祖訓》的思想并不是他的發明,是曆代傳統。曆史也出過不遵此傳統的個例,但如前所述,無不為主流思想所不齒,或有能風光一時的,但大多不能曆久,且慘淡收場、贻害子孫。


中國和華為的博弈智慧


無論是中國的複興還是華為的奮鬥,就應在自強不息、厚德載物這兩條上。如此,方能成事。這是中國文化積澱,中國傳統智慧。


自2018年,中美兩國是這種姿勢:

美國:從今天起,隻有美國第一。

中國:世界好,中國才能好;中國好,世界才更好。

美國:一個國家的存在是為了服務于本國公民,購買美國貨,雇用美國人。

中國:中國希望與世界共繁榮,歡迎其他國家搭中國發展的“快車”、“便車”。

美國:我們要加關稅、建邊境牆。

中國:中國開放的大門永遠不會關上,而且會越開越大。


這就是“強者正義”與 “自強不息 厚德載物”的對照。中國在這裡展現的主要是厚德載物。但要知道,隻有實現了自強,才有厚德的基礎。否則,佛教在印度被趕盡殺絕就是鮮活的曆史例證。中國人幾千年的文明,曆經多次“四夷交侵,中華不絕如線”式的洗禮,自然深明此理。中國能以此姿态示人,自信來自于自強。


2018年起,華為成為美國公開打擊遏制的目标,全力開動政治和外交機器,意圖在全球形成封殺華為的态勢。2019年5月,美國政府将華為列入實體名單,下達禁令以禁止任何美國企業與華為間的業務往來。在媒體上很少暴光的華為老闆創始人任正非授受媒體采訪後迅速痛苦地成為了網紅。他的言談表現出來的調性和氣度與以上中美兩國首腦言論的對比高度相合。


任正非講道:美國大量的零部件、器件廠家這麼多年來給了我們很大支持。特别是在最近的危機時刻,體現了美國企業的正義與良心。前天晚上,徐直軍半夜兩三點打電話給我,報告了美國供應商努力備貨的情況,我流淚了,感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今天,美國的企業還在和美國政府溝通審批這個事情。


另有流傳的消息:某矽谷美國公司,得知禁令風聲之後不眠不休超過36小時,在禁令生效前全力給華為發貨,為此不惜暫停華為之外其他客戶的業務處理。原話講道:“昨天(星期五)通宵未眠,成品半成品隻要有的華為買的全給。”通常以月計的簽合同、備貨、發貨流程竟然為了支持華為能在3個小時走下來,甚至還拉動平日效率極低的歐洲公司也徹夜加班配合趕工。否則如何會讓勝過鐵打的任正非流淚呢?


特朗普的禁令對美國矽谷的打擊非常大。因為華為作為第一大通信設備供應商,是衆多公司重要的收入來源。另外,加州矽谷和特朗普算有過節:他們一貫不太支持特朗普,當年總統競選時也是。因而,“矽谷企業這幾天簡直是報複性支持華為。”


随後,美國政府突然又決定給予華為“90天的臨時執照”,即将禁令推遲90天。任正非這樣回應:第一,90天沒太大意義,華為已經做好了準備。第二,最重要的還是把我們自己能做的事做好。第三,大家不要罵美國企業,要罵就罵美國政客。


任正非所說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就是厚德載物的道理。把自己事情做好,就是自強不息。華為自強之路不須必評說。


就厚德載物而言,這種時候華為能夠獲得這麼多美國企業如此力度的支持,最根本的原因不在于特朗普和矽谷的過節或其他,這是華為在多年生意往來中攢下來的德。試想一下,如果依賈老闆運營樂視的方式來做生意,碰上相同局面,會有獲得這樣的支持嗎?


任正非在一系列媒體訪談中,對美國、友商、競争對手所發言論,彰顯中華風範,大氣厚重,其人格魅力征服了國内外大衆。這就是中國文化所講究的自強不息與厚德載物所打造的魅力。


厚德載物當中,也實包含着深刻的鬥争智慧。有這種大氣,有這種包容性,才可能團結最廣泛的正義力量,與反動勢力做鬥争。無論從國家外交戰略還是華為的營商策略,都充分融入了這種源自厚重的中國傳統文化的鬥争智慧。


任何堡壘都是從内部被攻破的。我們必須團結對方内部的正義力量。這也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和厚德載物。

用毛澤東的話講,這就是統一戰線,這是鬥争法寶;這就是搞政治,政治就是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敵人搞得少少的。


古今中外還是有很多人理解不了厚德載物的道理,看盜賊發财快,很風光,就以為那才是正道。


任正非說,我們家人現在還在用蘋果手機,蘋果的生态很好,家人出國我還送他們蘋果電腦,不能狹隘地認為愛華為就用華為手機。


應當理解為:我們要支持自己祖國,支持華為,應當落到實處,但這種支持不應走上狹隘偏激的道路。一定要注意團結一切同情、支持我們的正義力量,尤其是對方内部的。


另一方面,深谙中國文化的中國人講話很有藝術,把握真正的意思并不容易,有的話說,有的不說,有的正說,有的反說......體領會到什麼程度,要看各自的思想水平和用心。春秋筆法也是孔子留給我們的寶貴文化遺産。


任正非和家人用蘋果,除了其确有所長,也是要有知己知彼。用西方人的話講:bring your friends close, your enmies closer. 朋友要靠近,敵人要靠得更近。


其他人呢?如何認識和是否該選擇蘋果呢?其實是個不值得認較真也不必回答的小問題。自便。


如任正非所言,蘋果産品确有其長。喬布思确為不世出的天才。此外,蘋果的公司文化、經營理念、知識産權策略等等,亦無不盡顯美國大公司強者正義的霸氣風範。這也是蘋果這一品牌給很越來越多的人帶來的觀感。


相關内容可參考:可深了 | 學習“蘋果”好榜樣,大象對決螞蟻的7:1專利戰攻略


中國和美國,華為和蘋果,恰可構成是彰顯中西文明鮮明差别的鮮明兩組對子照。


面向未來


2017年11月8日下午,第一次訪華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了飛機便被接到北京故宮。中國領導人在那裡迎接了他,并領着他參觀了故宮太和殿。中國領導人向特朗普講解了“太和”。 “太和”中包含着中國文化和哲學思想的核心。


“太和”出自《易》第一卦,乾卦。乾為天,乾坤的乾。“太”包含着太極,也指一陰一陽之謂道。“和”為中和。天道中和的思想受中國人崇尚。其中“和”字的講究裡也含着厚德載物。自唐乃至更早,中國曆來是國際事務中負責任的大國。此中的意思是,中國崛起是和平崛起,中國的強大不是對國際社會的威脅,中國不會恃強淩弱,不會行霸道。中國領導人在這樣的時機以這樣的方式與特朗普溝通,自有深意。


文化不同,認知和理解也不同。特朗普既不理解也不買賬。中國尚和,不求霸道,但這對于美國而言并不關鍵。關鍵是,隻要中國強大了,美國自己的霸道就難行了。轉過年來美國就開始301調查和加征關稅了。


2019年初,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國會發表國情咨文演講,他是這樣結尾的:

我們必須将美國優先銘記于心。我們必須讓自由永駐靈魂。我們必須堅信美利堅的使命:在上帝的庇佑下,唯此國必為舉世諸國之希望、之歸宿、之光明、之榮耀。


We must keep America first in our hearts.  We must keep freedom alive in our souls.  And we must always keep faith in America’s destiny — that one Nation, under God, must be the hope and the promise and the light and the glory among all the nations of the world!


它與古希臘伯裡克利演講的格調頗堪對照。單觀其言辭甚顯壯麗。而将這些言辭放在強者正義理念之下,置于曆史和現實的背景之中,與雅典和美國的其他言行融合起來加以全面審視,我們看到的又是何種體面呢?


這是中西文明的曆史性碰撞。


2019年5月,央視銳評:“經曆了五千多年風風雨雨的中華民族,什麼樣的陣勢沒見過?!在實現民族複興的偉大進程中,必然會有艱難險阻甚至驚濤駭浪。美國發起的對華貿易戰,不過是中國發展進程中的一道坎兒,沒什麼大不了,中國必将堅定信心、迎難而上,化危為機,鬥出一片新天地。”


奉行強者正義之霸道的,商亡于周,雅典敗于斯巴達。強者正義下的殖民制度和奴隸制度也已為曆史淘汰了。如此種種,皆因失于道義人心。厚德載物直取道義人心。


人人都希望當強者,當強者并沒有錯。但如果強者隻為自己的利益而行事,枉顧道義人心,則是禍患的根源。如果強者能夠順應形勢,有道義擔當,則是天下之福。


強者正義之下的世界格局,該翻翻片篇兒了。


自強不息七千載

但容梁盜三百年

載物終須倚德厚

指日懷遠邁漢唐